電話:0771-5837297 加入收藏 設為首頁
  • 鄭重聲明
  • 尊敬的新老貸款客戶,你們好,近期有部分客戶向我公司反映有不法分子冒用我公司名義要求客戶繳納網貸保證金,導致客戶上當受騙并遭受資金損失。在此我公司鄭重聲明:
  • 一、南寧市華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是經廣西壯族自治區金融工作辦公室批準設立的國有控股小額貸款公司。我公司從2010年成立至今一直致力于小額貸款業務的開拓與發展,從未涉足過網貸業務的經營,請廣大客戶提高警惕,避免上當受騙。
  • 二、如廣大客戶有貸款需求,請致電0771-2530008咨詢并到我公司辦理相關的貸款申請。請勿相信任何個人以我公司名義要求您繳納網貸保證金的說辭。如您已經遭受了經濟上的損失,請到公安機關報警以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
  • 南寧市華信小額貸款有限公司
  • 2017年1月4日

銀行抽貸潮涌 企業資金鏈雪上加霜

發布時間:2014-08-22 新聞來源:本站 瀏覽次數: 返回列表

來源:2014年06月14日 新浪財經網

    伴隨銀行不良率的節節攀高,商業銀行對企業的抽貸現象如今愈演愈烈。

  據《中國經營報》記者調查了解,由于煤炭、鋼鐵、光伏、船舶、房地產等等行業面臨產能過剩及企業虧損一系列問題,銀行在授信方面表現得非常謹慎。不僅如此,在監管層的風險警示下,銀行對這類限制性行業貸款新增授信額度很少,且對此前放出的資金加大了回收力度。

  據了解,銀行對部分地區部分行業的抽貸、停貸情況正在大肆蔓延,即使這類產能過剩行業中的大型企業也不得不面臨業績虧損和資金鏈緊張的雙重壓力。

  部分企業為了緩解資金上的困難,無奈轉向信托、民間借貸等其他途徑融資。高額的成本使得企業經營陷入了惡性循環,甚至加速了部分企業倒閉。

  銀行抽貸頻頻

  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難。這是寧波一家航運企業負責人趙桐的深刻感受。

  “今年4月底,船廠被兩家合作多年的銀行抽貸,更別說去申請新貸款了。”趙桐告訴記者,寧波造船業和航運業今年都不景氣,很多銀行貸款到期并不能按時償還,逾期的情況時有發生,這也引起了銀行的擔憂。

  他向記者透露,當地銀行對企業的實際情況其實非常了解,通常訂單減少,賬上現金不足的時候,銀行方面就會派遣專門的信貸經理和企業進行溝通。“銀行有時候會看在老客戶的面子上,直到貸款到期才會催收;但是也有銀行抽貸情況,要求企業提前償還銀行貸款。這很大程度上也是取決于抵押物上。大企業可能涉及到一些信用貸款和額度比較大的貸款,這類貸款的抽貸比較多,銀行也怕到時候還不上,先還點是點!”

  對于目前整個行業的發展形勢,趙桐很不樂觀。“寧波本地的部分大點的航運企業都和銀行有糾紛,更別說中小企業了。今年可能是最艱難的一年,能生存下去就不容易了。”

  趙桐說,寧波航運如今的形勢和幾年前可謂是天壤之別。之前航運企業都是銀行的香餑餑,尤其是大點的船企,貸款的數目一般都小不了。即使是小船企,對一個地方的銀行也是一筆不小的業務,爭搶得很厲害。而今,已經有好幾家企業和銀行有訴訟官司了。

  “挨一天算一天。”趙桐表示也沒有好的辦法來改變現狀。

  實際上,目前銀行對部分行業抽貸的情況非常嚴重,包括鋼鐵、煤炭、光伏、地產等行業也遇到了和航運業同樣的問題。

  據記者了解,從2012年至今,煤炭價格斷崖式下跌,行業大面積虧損,銀行對企業的貸款范圍僅僅局限在神華、中煤能源少數幾家龍頭央企中。以神木地區為例,大部分的中小民營煤企已經停產或半停產,更不用說向銀行申請貸款了。部分小企業甚至還在面臨此前銀行貸款的催收問題。

  鋼鐵行業更是如此。在上海鋼貿企業風波之后,銀行對聯保這種模式的抽貸力度空前,部分銀行甚至此后就沒有再對該行業新增授信了。

  全國中小冶金企業商會名譽會長趙喜子在一次鋼鐵產業論壇上透露,銀行業今年開始從鋼鐵行業抽貸至少1400億元,同時還上浮利息。很多鋼廠之所以堅持生產,是因為“一旦停產銀行就跑過來要貸款”。

  今年3月份,因被銀行二次抽貸數十億元,海鑫鋼鐵陷入危機,一度有破產清算風言傳出。最近,位于天津大邱莊的一家大型鋼鐵企業停產,原因是虧損和銀行抽貸。趙喜子認為:“銀行抽貸和提高利率使得一些企業資金鏈斷裂,沒有斷裂的也面臨斷裂危險。”

  銀行的煩惱

  由于鋼貿風波至今未熄,銀監會已經意識到銀行抽貸情況。近日,有接近監管層人士透露,銀監會正加強聯保貸款風險防范,要求銀行不能猛然抽貸。要“用時間換空間”,維持住局面,等待經濟好轉。

  銀監會要求,避免“一刀切”式的抽貸、停貸、壓貸造成企業資金鏈斷裂,但是也要防范化解過度授信、互聯互保和擔保圈風險等。

  “經濟不景氣,企業虧損嚴重,銀行不愿意深陷進去。即使目前抽貸、停貸嚴重,不少貸款還是會有逾期甚至不良。”一家國有銀行人士表示,銀行對企業抽貸和停貸實屬無奈,也是出于防范風險的角度。

  據了解,對于限制性行業貸款,銀監會之前就已經連續多次發出了風險警示,新增貸款已經減少。但是,之前的貸款償還卻出現了不少問題。

  “一般情況下,銀行不會對正常企業進行抽貸和停貸,而是企業出現了停產、資金鏈緊張等一些列情況之后,銀行評估企業的償還能力出現問題,才會對企業進行一些收貸的動作。”上述國有銀行人士稱,這也是一些企業明知虧損,也只能維持生產或者半生產狀態的原因。

  更值得關注的是,由于目前貸款收緊,企業在續貸時與銀行糾紛也漸多。 一家股份行人士向記者透露,部分銀行在貸款到期之后,會口頭向企業承諾歸還貸款后,再做續貸業務。在此承諾下,企業往往會在市場尋找短期高價的過橋資金。可是企業歸還貸款之后,銀行又會以各種理由拒絕重新的授信,進而導致企業的資金鏈斷裂。“沒有銀行保函,現在過橋資金都不愿意輕易的接受業務了。”

   在銀行頻頻對企業抽貸的情況下,地方政府和銀行的沖突也逐漸凸顯出來。“銀行對企業抽貸停貸之后,肯定是要影響當地的金融環境,包括GDP貢獻和政績,而地方政府則擔心這種金融環境的惡化會產生連鎖反應。”上述國有大行人士稱,政府現在經常組織各家銀行召開座談會,希望給予當地企業貸款支持。

   該人士稱:“監管層對這種抽貸一刀切的方式也多次表態,銀行如今正在逐步改善。理論上,對于實在無法挽救的企業,抽貸停貸還是必要的;對于能撐一撐的企業,銀行業會考慮同舟共濟。但是,這個目前沒有一個標準,執行上還存在一定難度。”

  據記者了解,伴隨銀行對鋼鐵、煤炭、航運等行業貸款收縮,部分企業在資金鏈緊張的情況下只能另尋融資渠道,包括信托融資、資管計劃和民間借貸。相比銀行融資,這部分資金的成本要遠遠高于銀行利息,也增大了企業的壓力。

  民生證券一位行業分析師對記者表示:“從目前過剩行業長遠來看,一些行業是有前景和發展空間的,但是現在的關鍵問題是企業能不能活到那一天。”

天天麻将作弊器
2019世界杯指定投注平台 中超免费直播在线观看 阿里娱乐1分快三是骗局吗 京东和淘宝赚钱 双色球历史开奖 时时彩后一怎么玩稳赚 3d五行秘诀 时时彩之稳赚不赔法 14090期